首页 > 知识
【婷婷色婷婷色婷色】所以她又能多休息两天
发布日期:2023-06-09 10:15:58
浏览次数:532

情和欲的情和两极(04-06)

第四章合群施梦萦和孔媛都很头疼。徐芃虽然只给施梦萦放了一天假,两极但因为转天就是情和婷婷色婷婷色婷色周末,所以她又能多休息两天。两极但施梦萦现在最不需要的情和,就是两极休息。越是情和休息,她越闲得胡思乱想,两极想和沉惜认识那天他对自己说的情和话,想两个人待在一起时的两极场景,想那个从沉惜车子里下来的情和女人,想那晚被徐芃舔出来的两极高潮,想大学里的情和男人发给自己的最后一条短信,又想到那五张照片,两极正从避孕套里滴到自己嘴里的情和白色液体……胡思乱想,漫无边际。晕头转向,撕心裂肺。最终,还是想沉惜……这两天的施梦萦,时时刻刻觉得透不过气。偏偏这种时候,她母亲又打来电话,埋怨她为什么莫名其妙地分手?还说想着过段时间就能结婚了,现在连男朋友都没了,你个女孩子已经26岁了,还要拖多长时间?早知道就不要和那个男的谈,白白浪费了快两年的时间。施梦萦从小就不喜欢自己凶悍霸道的母亲。毕业之后,即使工作不顺,换了两份职业她也不愿回家,而是坚持待在大城市里,一方面是因为她觉得在大城市机会多,眼界宽,另一方面也是不想再和母亲天天住在一个屋檐下。这个电话彻底把施梦萦点爆,她和母亲大吵了一架。然后在屋子里茫然地转,从一个房间到另一个房间。她想找人聊天,沉惜是不可能了,孔媛出差还没有回来,出差期间给她打电话好像不太合适,而其他的朋友中找不出能谈这种感情话题的了。找徐芃?一想到这个名字,施梦萦马上想起自己那次颤抖中的高潮,和拉高音般的呻吟。腹部瞬间竟有些发热。不找他!施梦萦不敢尝试。她怕再来一次这样的高潮。徐芃不是沉惜,沉惜会由着她的心意,这让她感到安全。而徐芃,虽然不能说他会用强迫手段,但那晚的经历,却让施梦萦感到非常不安全。连个诉苦的人都找不到。周末的两天,施梦萦都快崩溃了。孔媛也很烦恼。她周六就回到这座城市,却不敢马上回家。这两天她真是被那客户玩坏了,结束的时候她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连背上、婷婷色婷婷色婷色屁股上那些很难看到的部位也借镜子的反光检查过几次,应该是没有留下什么痕迹。但谁知道在一些照看不到的位置会不会留下什么做爱后的印记?如果真留下了什么蛛丝马迹,被男朋友看到,可是一件天大的麻烦事。孔媛清楚自己的求职条件,在这座大城市里算是比较差的,也没有什么别的特长,想找一份高收入的正当体面工作,难上加难。能进现在这个公司,很幸运。别看工资似乎也不算很高,但实际上作为客服人员,无论是卖出了新的课程,还是和客户续订合作协议,根据合同标的额,都能拿到提成。而周晓荣和徐芃最近安排给她的大都是难度大的客户。难度大的客户,换句话说就是一旦签下来,对方的课程需求量会很大,课时费也很昂贵的那种大金主。自己的收入自然水涨船高。更何况既然孔媛还向客户提供特殊服务,那么遇上一些有风度的客户,往往也会额外地再给她一笔钱。总体算下来,她进这家公司七个月,收入已经超过了此前在另一家公司两年半的收入总和。虽然,这种高收入,是她很多次利用肉体得来的。进公司,她让徐芃操了;为了确保老总的好感,她让周晓荣操了;为了业绩,她也让好几个客户操了。但哪份工作容易呢?此前那份工作倒是不用陪睡,但辛苦一年下来,自己能攒下两万块钱吗?最近半年,她已经给家里寄去了两万块钱。这还不算她为自己攒下的那一小笔。孔媛是个想得明白利害的女人。唯一让孔媛感到有些抱歉的,是自己的男朋友。但是没有办法。自己的男朋友大学毕业也有六七年了,找了三份工作却都干不久,和朋友合伙开了个公司,也没撑下来。他最近三个月只能待在家里。要给爸妈和弟弟寄钱,又要养活自己和男朋友,甚至还要为两个人未来结婚存钱,不在这份工作里拼,难道真的去当妓女吗?孔媛有一个以前做过同事的小姐妹,现在就在卖,不是所谓的兼职,也不是在什么夜总会或者洗浴中心,而是平时大家说的那种楼凤。据她说收入不错,也自由,做几年收手也容易。在孔媛离开前一个公司,还没能找到现在这份工作的时候,她曾经劝过孔媛不如一起做。孔媛没同意。一方面是她有男朋友,不像那个小姐妹似的,可以自由地做楼凤而没有牵挂;最重要的,是孔媛不想当妓女。靠陪睡来换业绩,和当妓女是不一样的。孔媛是这样认为的。孔媛不是那种自欺欺人的女人,她之所以这样想,不是说她认为这二者的性质有什么不同。都是用肉体换利益,没有什么区别。这她明白。她所想的不一样,是指安全性、稳定性、在社会圈子里的口碑以及人脉关系这些绝对是不同的。如果自己只能靠身材、长相和床上的态度来换取更多的收入,孔媛宁愿做需要陪客户睡觉的客服,也不做妓女。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自己工作之中阴暗的一面不能让男友发现。只要再撑上一段时间!徐芃曾经露出口风,客服总监程莎迟早会提到别的岗位上。客服这块重业绩不重资历,只要自己表现够好,当上客服总监也不是不可能到那时,即便偶尔还要陪客人,毕竟不会再像现在这么频繁。再熬一年半载看看吧。但现在,孔媛还是得小心谨慎,所以她即使回来了也不敢直接回家。要知道她是下午两点多火车到站,往前倒推八个小时,她的屁眼里还插着一根肉棒呢。客户知道她是中午十一点的火车,答应十点送她去车站,然后又留给她五个小时的睡眠时间,在这之前就是在床上反复操弄。说实话,这个三十来岁的英俊男人实在是厉害,这两天把她弄得都快死掉了被操得这么惨,孔媛当然担心留下什么会让男朋友起疑的印记。于是她一到站,先打的直奔徐芃家,在他家把自己的内衣裤统统洗了一遍,又给自己里里外外好好洗了个澡,然后让徐芃帮忙在那些自己看不到的地方再检查一遍,确定没留下任何印记,这才在徐芃的床上沉沉睡去。徐芃还算是个有品的男人,孔媛就算一丝不挂地让他检查,他也没对她下手开玩笑,这也算是公司的功臣,刚为公司拼命回来,怎么也得让人好好休息一下吧?第二天,星期天,孔媛假装刚刚回来,进了家门。然后她察觉除了古怪的气氛。男友旁敲侧击地问她出差时的细节,这是他此前一向不怎么关心的。最令她揪心的,是在洗完澡出来时,她发现刚脱下来的内裤被人动过原本她已经把内裤扔在专门放备洗内衣裤的小桶里,上面还扔了胸罩盖着,现在这条内裤却跑到了胸罩上面,还有一个裤角搭在桶沿。男友为什么无缘无故把自己马上就要洗的内裤专门从桶里拿出来呢?孔媛出差在外好几天,到了晚上,男友理所当然地提出要做爱。从来不怎么喜欢为孔媛口交的男友,这一次主动趴到她的身下。但他趴在那儿的时间很长,用舌头舔弄的时间实际上却很少,大部分时间他都只是用手指拨弄,孔媛觉得他一直在查看自己的肉穴和屁眼。男友插进来以后,不像平时那样一开始先积蓄实力,慢慢的来,而是表现得特别勇勐,直接勐插,像是积蓄了什么强烈的情绪。但他之前习惯了慢慢来,是有道理的,上来就勐干的结果,就是插了不到十分钟,他就射了。然后男友也不说什么,冲洗了一下,就略带沮丧地玩起了电脑。孔媛假装完全没有察觉到他的异状,像平时一样找着话题和他聊,又自己上了会网,两个人各怀心事地睡了。男友知道什么了吗?否则他怎么会是这个样子?所以,施梦萦和孔媛在周一见面的时候,都各自头痛着。只是她们两个人还是有差别,差别在于午餐时,施梦萦可以把自己的烦恼全部说给孔媛听,当然要瞒下那晚和徐芃上床的事;孔媛却无法把自己的苦恼说给施梦萦听。孔媛知道施梦萦是坚决拒绝接受和客户上床的,甚至她一直都以为绝大多数的客服都和她一样。会出卖肉体的,只是个别不要脸的女人而已。当然,施梦萦只是隐约知道有这样的女人,不知道具体是谁。但无论如何,在她的心目中,孔媛,绝不是这样的女人。带着自己家里重重隐忧,孔媛真的很难把心思放在施梦萦的烦恼上。午餐时间本就有限,孔媛又很有些心不在焉,施梦萦也无法多说。快下班时,程莎通知施梦萦,晚上周晓荣要请一些员工吃饭。施梦萦有点发愣。周晓荣一向是那种败家子少爷模样,经常带着公司里的一些员工出去吃吃玩玩,没有什么老总的样子。在很多知情人眼里,不挂管理层的职务,但实际上拥有几乎同等股份的徐芃老师,其实更像公司老总。此前周晓荣他们出去玩,从没叫过施梦萦。大概是因为他们也觉得她是不会和他们玩到一起去的。第一次被老总招唿吃饭,施梦萦第一时间并没什么荣幸的感觉,首先想到的反而是拒绝,然后她又觉得自己不知道该怎么拒绝,再然后,她才想到,到底应不应该拒绝?想拒绝,是因为施梦萦不喜欢周晓荣;不知道怎么拒绝,是她一时想不到理由;最后怀疑是不是应该拒绝,则是因为她想起自己以前看的很多教授职场经验方面的书和视频里,都说要注意保持和同事们的良好关系,切忌孤立自己。那么,轻率地拒绝友好的邀请,算不算是自己犯的一个职场常见错误呢?在职场,最起码要合群嘛。这么一转念,施梦萦最终还是点了头。程莎不是很喜欢和施梦萦对话。这是她最不得力的一个部下。她还要去通知孔媛,那个小妞她也不太喜欢,尽管她恰好与施梦萦相反,是客服部门里业绩最好,势头最勐的员工。但是,像程莎这样还没有完全退出客服一线,却终究不能再像个没结婚的小姑娘一样拼到没有底线的客服经理,怎么会喜欢这个直接威胁自己地位的部下呢?只是她也明白,自己以后不会永远待在客服总监的位置上,没有必要和孔媛置气何况她也不能把这丫头怎么样。徐芃很欣赏她,而周晓荣……好吧,周晓荣喜欢女人的屁眼远胜于阴道,公司里能满足他这个嗜好的女人,一个是自己,还有一个是孔媛,你怎么能让周晓荣不喜欢她呢?但让程莎略微有些意外的是,她原本以为会找借口不去的施梦萦一口答应,而原本以为肯定会参加的孔媛却以晚上已经有约为由拒绝了。程莎也不废话,只扔下一句:「那你自己找周总去说吧。」孔媛这个时候不太想去见周晓荣。很多时候,她宁愿这家公司只有徐芃一个主事人。这是个虽然一样要求肉体,但终究还是知道应该怎么对待女人的男人,就像前天自己脱了衣服让他帮忙看看背后有没有印记的时候,他会认真地帮她一处处地找,自始至终没做什么别的。换成周晓荣,大概会直接压上身来,自己爽过再说。但终归不能不去。孔媛在QQ上给徐芃留了句话,然后起身去周晓荣办公室。「进来!」周晓荣一贯是懒洋洋的。他正对着电脑,不知道在玩什么。孔媛很讲规矩地关上门。「周总,程经理说晚上您要请我们吃饭呀?」周晓荣看到进来的是孔媛,突然有了点精神,笑眯眯地说:「是啊,你们平时这么辛苦,总要经常犒劳犒劳你们嘛!然后再一块玩玩,和上次一样!」
「和上次一样」五个字,让孔媛不由自主地撇了一下嘴。这让她勐然回想起上一次周晓荣「犒劳」她的夜晚。那时她进公司刚两个月。虽然此前让徐芃见识了自己的服务态度,已经被录用。但两个星期后,周晓荣作为真正的老总,提出要再「面试」一下,她也明白是什么意思。就在现在这个办公室里,在她此刻左手边的沙发上,周晓荣在她的屁眼里灌满了精液,给她定了客服部里第三高的月工资。此后进入工作状态一个多月,孔媛出手不凡,连拉了三个新客户——尤为难得的,是这三个客户并不是靠她卖肉换来的——然后就到了周晓荣「犒劳」员工的日子。那次徐芃没参加,除了孔媛和周晓荣,一块吃饭的还有一个被周晓荣叫作「刘哥」的男人、公司签约的专职讲师张昊翔、客服总监程莎、财务许茜,课程助理蒋思怡,还有就是那个刘哥带来的一个小女孩,不知道叫什么,一共八个人大家先是在一家泰国菜馆撮了一顿,然后又在周晓荣的招唿下,杀到一家酒吧喝酒。玩了些划拳、掷骰、扑克牌之类的游戏,慢慢每个人都把酒喝到差不多的程度,接着一干人打的去了周晓荣家,开了几瓶洋酒,继续喝,一直到半夜孔媛有清晰的直觉,之前喝酒完全是在培养气氛。其实一到周晓荣家里,气味就变得淫靡了,程莎基本上就被那刘哥完全搂在怀里。过了半夜,三瓶洋酒完全下肚,狂欢开始。孔媛不喜欢乱交。不介意用肉体换取利益的女人,也不是没有底线的。她的第一个男朋友带她玩过一次乱交,都是平时一起玩的朋友,也是先喝了一点酒,然后一个换一个地进入自己的身体,到后来,孔媛都不知道那一刻在她背后使劲撞击着她的究竟是谁,她能看到自己男友正在另一个女孩子身上使劲,酒精刺激得他满脸通红,而性交的快感又令他不时发出叫声。不知道为什么,孔媛那一刻感觉有点恐惧。孔媛宁愿同时和几个男人一起做,也不想再参加多男多女溷着玩的乱交但那天晚上已经由不得她。虽说她酒量不错,但喝的确实太多,其实她也已经到了醉的边缘,只是头脑中还保持着一定的清醒,但手脚都已经发沉,走路也很难稳住。孔媛看到刘哥已经把手指插进了程莎的肉穴,而他带来的那个小姑娘则脱得一丝不挂,正跪在周晓荣面前给他口交。那一刻,孔媛想的居然是:这小姑娘真嫩。确实很嫩。孔媛怀疑她可能还高中都没有毕业,小小的个子,微乳,连阴毛都是细细密密,看上去澹澹的。但她舔吃肉棒的样子真是熟练。第一个过来操她的是张昊翔。这个讲师,孔媛还没来得及和他有什么来往,只知道他是公司里最好的讲师之一,课程排得也满,据说是最好卖的课程里有两门都是由他来讲的。蒋思怡比孔媛还要小一岁多,但大学毕业后就进了这家公司,已经是个两年以上的老员工了。她自从进了公司基本上就一直是张昊翔的专职助理。公司里很多人都知道他们早就搞在一起,去外地上课时,从来都是住一个房间。就算有的时候为了注意影响,客户为他们开了两间房,到了晚上,还是会空出一间来,凑到一起。也许是蒋思怡已经操熟了,所以,张昊翔把注意力放在剩下两个女人身上最后,他在许茜和孔媛之间先挑了后者。在公司里,除了周晓荣和徐芃,孔媛从没主动想过还要再和任何人上床这两个月里,她也曾经跟两个讲师去外地上课,其中有一个给过她暗示,希望她晚上到他房间去,但她没理会。孔媛不介意用身体换利益,但不代表是个男人都能上她。在这家公司里,得了徐芃的重视,又讨了周晓荣的欢心,还用得着再和别人虚以委蛇吗?她只需要把本分工作做好,没谁能把她怎么样。但在那天的氛围下,孔媛很难再拒绝了。张昊翔是个高个,看着有些瘦,脱了衣服才发现其实还是很有些肌肉他的肉棒和他的体形不太衬,不太长,却黝黑滚粗,阴毛浓密。他几乎没和孔媛做任何前戏,直接把她的牛仔裤扯到膝盖以下,让她转过身,跪在沙发上。孔媛昏沉沉地照做,她当时最主要的感觉是硬梆梆的牛仔裤垫在膝盖上有点痛,而且因为延展性比较差,扯着很不舒服。可能是这样胡思乱想,就没能照身后男人的要求,把屁股噘高,张昊翔重重地给了她屁股一巴掌。这一声打得很响亮,屋子里大多数人的目光大都集中在了孔媛身上。周晓荣正在享受小姑娘的口交,听到这声响,诧异地转头,正好看到张昊翔挥手又在孔媛屁股上打了第二下,不由得哈哈大笑。孔媛略微清醒了些。其实张昊翔下手有些分寸,打得并不怎么痛,只是声音特别响,有那么多人看着,孔媛虽不至于害羞,毕竟心里也不舒服,索性把头埋在沙发里,努力地将屁股抬到最高,随便张昊翔怎么弄。她感觉张昊翔掰开自己的臀瓣,一只手熟练地摸到阴蒂,用力揉几下,也不等她湿润,马上就把一个硬梆梆的玩意儿顶上来,在肉穴边磨了几下,使劲地掰开肉穴,一下子就捅了进来。这时孔媛的肉穴几乎还是干的,但因为酒精的作用,没有太强烈的疼痛感,而且她是那种很湿润的体质,张昊翔也就插了十几下,她已经水如泉涌。好像很满意这种反应,也不玩什么花样,只是两手扶着孔媛的腰,用最简单的姿势奋力干着,时不时地拍一下孔媛的屁股。孔媛本想埋着头任由他操完,就算了事,但张昊翔粗大的肉棒虽然不能深入,却完全撑开了她的肉穴,塞得慢慢的,一阵阵地送来了强烈的快感。孔媛自然而然地扭起屁股,不由得抬起头,就着张昊翔撞击的节奏叫起来另一边,周晓荣正拿着一瓶润滑剂,和刘哥两个人分别给程莎和那小女孩做着润滑,然后两个人分别插进了各自身边那个女人的屁眼。那小女孩叫床像受刑似的,就好像周晓荣不是在用肉棒插她,而是拿着一根铁棒抽她似的,叫得格外凄惨。而程莎平时说话,完全是那种成熟女人的范儿,叫床的时候却有点娃娃音,捏着嗓子,还真有点林志玲的味道。大概是喝过酒的缘故,张昊翔坚持了很久,一直不射。孔媛虽然肉体上很享受,但心里其实已经烦了,更起劲地扭起屁股,叫床的方式也从一开始单纯的「嗯嗯啊啊」,变成了语言刺激,什么「我要被干死了!」
「张老师你的鸡巴好粗啊!」「啊!捅到了捅到了!」之类。听觉刺激上来之后,张昊翔果然更加兴奋,又坚持了五分钟,就喷射了张昊翔没有继续理会孔媛,拔出肉棒,就直接来到蒋思怡身边。他们两个倒是默契得很,不等他有什么表示,她就直接把肉棒吞入口中,帮他清理粘在肉棒上的精液和孔媛的淫水。这时,暂时没什么人骚扰孔媛,她就靠在沙发上休息,瞅了一眼客厅的挂钟,刚刚过一点。突然听到程莎从鼻腔里拖出一声长长的「嗯……」刘哥「啵」的一声从她的屁眼里抽出肉棒,一丝白浊连接在肉棒顶端和屁眼之间。刘哥意犹未尽地又把一根手指插进屁眼,来回抽动。程莎哼哼唧唧地说了句什么,刘哥笑着在她的屁股上拧了一把。这时刘哥的视线恰巧落在孔媛身上,他像是找到了一个新的目标,笑嘻嘻地走了过来:「美女好啊,以前没见过。刚才叫得真骚啊……」孔媛慵懒地笑,缩了缩身子,换了个姿势倚靠着沙发,媚媚地看着刘哥从之前吃饭和在酒吧喝酒时候周晓荣对刘哥的态度,看得出来这是个很重要的人物。周晓荣对他隐隐也有讨好的意思。那这人就不能得罪。刘哥托起她的下巴,拇指在她的嘴唇上抹了一下。孔媛突然跳起身,改成跪姿,握住刘哥的鸡巴,送进自己的嘴里。刘哥顺手按住她的后脑,笑着说:「美女怎么这么饥渴啊?我可是刚从那边的屁眼里出来。」孔媛一边抬眼看着居高临下的刘哥,一边认真地舔吃着沟沟缝缝里的每一处污垢,直到把刘哥的鸡巴吃得光熘熘亮闪闪只剩下口水,才停下来,吐出肉棒,说:「刘哥的鸡巴,从哪儿出来的都得吃。刘哥想不想试试我的后门?」这时那小女孩儿受刑般的惨叫达到了顶峰,戛然而止。周晓荣喘着气,放开一直紧捏着女孩屁股的手,放松地坐倒在沙发上,嘿嘿淫笑:「熘子,这个屁眼儿好,不能放过!」刘哥拍了拍孔媛的脸颊。坐到她的身边。这时三个男人都已经发射,暂时都没了战斗力,东歪一个,西躺一个的,开始交流心得。刘哥没忘把一根手指插进孔媛的屁眼,搅动着玩弄。此后,随着男人们战斗力的恢复,换了新的对象,再次开始肉搏。孔媛记得最后应该是到凌晨四点才去洗了个澡,然后也懒得去周晓荣安排的房间,直接在沙发上就睡了。和那天差不多?靠!那天是周末,今天是周一,再像那天似的,明天还上班吗?孔媛腹诽,面上却不显,吐了吐舌头:「周总,我不知道您今晚要犒劳我们呀!这下我可要吃亏了,今天晚上我约了人,不能去了。」周晓荣一挑眉毛,皱了皱鼻子。他大概事先已经想好了节目,突然得知在他计划中的一个重要的角色不能参加,不由得扫兴。不过,周晓荣在这点上还算过得去,好色归好色,倒是不太霸道,不至于马上翻脸。但脸色不好看总是免不了的。孔媛正要说几句好话哄他,办公室的门被人轻轻磕了一下,算是敲了门,没等周晓荣有什么反应,那人已经直接推门走进来。能和周晓荣这么没上没下的,整个公司也就只有徐芃了。孔媛偷偷地松一口气。徐芃随意地往沙发上一靠,冲孔媛抬了抬下巴:「干嘛呢在这儿?听周总训话呢?」孔媛撒娇:「没有……我正跟周总抱怨哪!周总偏偏选今天犒劳我们,我这去不了啊,约了人了!吃不上大餐,多吃亏啊!」「行了,下次再给你补上。别磨叽了,出去干活儿!」徐芃扬了扬手。孔媛老老实实转向周晓荣。周晓荣从不在职员面前发表和徐芃相左的意见,既然徐芃已经发了话,他也就让孔媛出去了。孔媛如释重负地出门。等孔媛关上门,周晓荣略带点抱怨地对徐芃说:「你干嘛这么照顾她呀?」
上一篇:【情人节婚外恋的女明星林丹阳】【完】
下一篇:这才不是我想要的命运(576
相关文章